辗转流年,只因年少

记一年美国教学生活

作者:孙莎琪  文章来源:  点击数:3993  更新时间:2011-05-12

我在为美国学生上书法课
 
    “漂泊,需要勇气,也需要年轻的身体和想象力,便收获了只有在年轻时才能拥有的收获,和以后你年老时的回忆。人的一生,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叫做当之无愧的话,在我看来,就是你的童年有游戏的欢乐,你的青春有漂泊的经历,你的老年有难忘的回忆。”
——《年轻时应该去远方》肖复兴
 
前言:
    作者曾于2006至2007年由华南师范大学派赴韩国中央大学交换学习。在那一年,她同时开始了自己的“汉语教学”生涯,初尝为“外国人”师的滋味与乐趣。归国后她凭借着对对外汉语专业的学习热情以及优异的成绩被免试保送至中山大学攻读汉语国际教育专业,并曾赴美进行为期五周的短期汉语教学。同一地点的为期一年的赴美项目通知下来后,面对着不再新鲜的地方,不那么让人兴奋的工作地点,以及学校延期毕业的要求,她将如何做出选择?这个选择又会对她后来的生活产生怎么样的影响呢?她将在正文为你细细讲述她的心路历程。
 
 
     曾在2009年暑假有幸通过校际交流项目到美国印地安纳州进行为期5周的中文夏令营教学,对印州环境,印地孔院等都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当汉办新的一年任教面试通知在2009年10月下来以后,我犹豫了——报还是不报?如果申请成功,面临的是推迟一年的毕业时间,错失参加国考的时间以及打乱原有的个人计划??在别人看起来风光的“赴美实习”,也有其无奈和现实的一面。可是当初选择这个专业继续学习,不正是怀着远走他乡,为传播中华语言文化而努力的目标报考的吗?现在机会来了,自己怎么能因为一些小小的阻挠而退却呢?曾经赴美的五周时间,太短,并不能真正地做些什么。一年的时间,是将自己的所学,所悟,所想真正用于实践的好时机。
    于是,尽管对美国已经不再陌生,也不在像未曾到访前那样的新鲜与期待,我最终选择了重新踏入这一片热土,为自己的信念,为青春的无悔。
    如今再次回归祖国,在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上回顾2010年在美国发生的种种,我看到了自己嘴角挂着的幸福与自信的微笑;2010已经镌刻在我生命的年轮里,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一.衣食住行,柴米油盐

    无论到哪国进行汉语教学,这都是所有志愿者需要面对的首要问题——如何穿衣?住在哪儿?吃些什么?怎么上下班?来到异国他乡,我们既紧张又期待,既不安又雀跃。面对未知的生活,像孩子一般,有着“十万个为什么”的问题。
    多得汉办,学校与当地孔院行前的细致沟通,我和到印地另一小学任教的师妹林晓群在09年12月30日到达当天就得到了当地院长,教师的热情接待,为我们消除了心中许多的疑虑与担忧。上一任志愿者教师郝伟已替我在学校附近预定了一房一厅的公寓楼;在签订了繁杂的合同手续,交付了押金及首月租金后,当天我就拿到了钥匙可以入住了。但在拿着钥匙打开房门时,我就傻了眼。除了厨卫用具,就是空荡荡的客厅和房间。从来未曾离开父母,离开校园真正独立生活的我,面对这样的房间,事后还和朋友戏谑“家徒四壁”的生活真正开始了。除了孔院前任中方院长留下的床和一张桌子四张椅子外,所有东西都得自己购置。当我正着急不知道该买什么不该买什么,该去哪买的时候,仿佛是上天听到了我的祷告,来我家接师妹的寄宿家庭的双亲Ben和Beth及时向我伸出了援手,邀请我到他们家度过了在美国的第一个周末并热情地从他们家给我搬各种我需要的家具,包括书桌,书架,台灯,收音机等等;还带着我到沃尔玛等大型超市采购日常用品和食物。
    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度过了在美国最初的迷茫期,自己的小窝渐渐地有了家的感觉;善良的他们担心我初来乍到没有朋友和去处,总是邀请我到他们那过周末并且总是询问我是否需要再添置任何东西,他们随时都可以开车带我去购买。
 
从“家徒四壁”到“温馨小屋”的变化
 
    一个素未谋面,仅因那一面之缘而结识的家庭,在我和师妹后来的一年美国生活中,却扮演着父母般的重要角色:关心我们的日常生活,邀请我们参与他们的家庭活动和节庆活动,在任何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毫无保留地帮助我们,让在异国他乡的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的珍贵情谊,是一种没有肤色,种族,宗教之分的宝贵情感。
 
林晓群师妹,Beth,Ben和我
 
    住的问题解决了,“吃”还是另一个大问题。虽然有了如父母般的Ben和Beth,但对于相隔30分钟车程的我们,见面时间仍多是在周末。大多数时间,我还是一个人住在学校附近的公寓,思考着如何解决自己的一日三餐问题。就像许多在城市长大的80后一样,我从未自己真正下过厨,甚至连电饭锅都未曾使用过。这样的我,来美时给自己设立了许多目标,其中一个与之相关的,就是“学会自己喂饱自己”。在苦学厨艺的过程中,我闹了许多笑话。比如拿着煮得半生不熟的培根肉到邻居家问是否能吃了,比如萝卜汤煮干了煮成了“萝卜干”等等,但不多久后,我还是成功地把自己喂得“白白胖胖”,一下胖了十六斤。把这个消息告诉在国内的亲人后,他们笑道:“你还是适合出国!在国内是怎么吃也不长肉,一出国就长了那么多!”往后的每天我都在变着花样折腾菜式的过程中得到了许多的乐趣,也终于能做出一点“家的味道”,来以食物聊解乡愁了。
 
 
广东人最喜欢的蒸鱼,在一般美国的中餐馆却很难吃到
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二.幼童成人,有教无类

    在印地安纳波利斯孔子学院,我的主要任务是教授Indiana University- Purdue University- Indianapolis大学(以下简称IUPUI)的学生中文学分课。一年下来,我共教授了三个学期,五门课。具体包括:两门第一学期中文(c117),两门第二学期中文(c118)和一门三年级中文(c302)。此外,我还负责两个学期的两门初级非学分课的教学,学生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有高中生,白领,公司管理层等等。
    在我们学校,学中文的学生基本没有什么没有什么规律可循,有小至家庭教育(home schooling)出生的选修大学课程的十五岁学生,他曾一本正经地和我说将来老了想去中国生活;也有太太是台湾人的六十岁退休老人,专门过来报读中文这一门学分课,希望能得到更系统,更严格的中文教学。
    在教授汉语的过程中,也发生了不少趣事。比如一位叫“罗甘”的学生,他十九岁,跟着我学了两个学期的汉语。一直以来,他属于班上的中等学生,既不太突出,也不拖后腿。直到有一天他神秘兮兮地递给我一个纸条,外面写着“请以后阅读。”里面写着:“我请你喝茶,怎么样?请给我一个短信或打电话给我。”
细看还能看出修改的痕迹。作为一个第二学期程度中等的学生,能正确使用一些没有学过的生词,如“阅读”,“或”等,这份用心就让我十分感动。可是,我知道在大学,特别是美国大学里,私下老师和学生保持距离是很有必要的。那到底应该怎么处理才妥当?为什么要“喝茶”? 经过和有几年教龄的老师的讨论,我决定给他打电话,把他请到我们办公室来喝茶。这样一来不用他破费,二来可以顺便了解和体验中国的茶文化,三来也不会有“约会”的嫌疑,一举多得。
    来了以后,发现他就是想和我了解暑期5月份广州的情况,中山大学的中文夏令营的情况,并且和我谈谈他自己学习中文的心得体会和想去中国的原因。他当时和我说的一段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我第一学期选修汉语课其实是不得已的,我本来想选修日语课,可是时间怎么排也排不上,无奈之下我就选了和日语相近的中文。可是我开始学习以后,却发现非常有意思;虽然我学得不是班上最好的,但是这却不能阻止我继续学习的热情。”他说这些话时,脸上掠过一丝羞涩,但是眼睛却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再说到想去中国的理由,他说出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理由。他说,“我很小的时候看迪士尼《花木兰》的电影,那里面那些树林,竹林的场景我觉得非常酷!很希望能去中国看看真实的场景”。当时我就笑了,说美国人是一群大孩子真的不假。
    每天我就和很多这样的,有礼貌,不吵闹,懂思考,肯学习的又抱有一颗童真的心的“大孩子”们在一起,课上总是笑声不断。下图中绿色衣服的女学生,在给“让?”造句的时候,就说“中文课让我很高兴”。但她其实刚在不久前经历了外婆,婶婶的相继去世的打击,曾一度非常低落和憔悴;可喜的是,尽管美国人非常注重个人隐私,她却愿意在课下主动和我倾诉她的压力,在课上努力打起精神学习回答问题;慢慢的,她终于走出了阴霾,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和一群C118的“大孩子”学生们

    和教授儿童的教师相比,我们不用挖空心思去考虑如何管理课堂纪律,从这点上说我们是十分幸运的。但面对这些年龄,心智,学习动机甚至母语背景各异的美国大学生们,如何做到既能完成学校外语系中文部规定的教学计划,又能让学生觉得有意思,能学到东西,让学生接受你的教学方式,喜欢上你的课,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而且学期末“残酷”的学生评教,往往会让每个大学老师有些紧张和担心。第一学期进行教学的我,“初生牛犊不怕虎”,对美国大学对待学生评价的重视程度以及严谨程度毫不知情,却幸运地成为了外语系六十名各个语种教师中唯一进入前十名的中文教师,得到了大学外语系系主任的公开表扬信,这使我感到既意外,又感动。
    作一名老师的所希望能实现的两个质朴愿望——“学生学有所成”,“喜欢你和你的课”都一一实现了,这便是我在美国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之一了。
    除了成年人课程以外,暑期7月至8月我还兼教IUPUI中国语言与文化夏令营,夏令营为期五周,一至五上课,每天五节课;教学对象为5到13岁的儿童。他们每天学习六门课程,包括中文听说,中文读写,书法,武术,歌舞以及游戏与手工。我负责教书法一课,因有了2009年暑期夏令营书法课的教学经历,加之父亲是职业书法家,自小亦或多或少地收到了家庭的影响;所以教起来虽然累但并不困难。每天变着花样,做汉字拼贴游戏,做某些象形字的“汉字操”,做书法纸扇,剪书法剪纸,看象形字卡通,做书法卡片,画竹写竹,比赛临摹字帖再进行最佳字帖评选,甚至自制“好莱坞”明星手印,用毛笔画鬼脸??喜欢“动”的美国孩子,在一个个的小活动里,被充分调动了学习热情,在看似“沉闷”的书法课上,收获了汉字知识,书法知识,同时度过了愉快的时光。
 
这些孩子中,有五个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这个夏令营的“老熟客”了
 
    正如我2009年8月发表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的《画之美感,舞之节奏》一文中谈到的,希望“通过学习使他们愿意撩起她(书法)神秘的面纱。了解她,喜爱她,甚至钟爱一生,陶然其中”。在这些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一个关于中国书法,中国汉字的幼苗,总有那么一些,在更多的灌溉和培育下,会茁壮成长,成为一棵参天大树。
 
小班孩子骄傲地展示自己做的色彩缤纷书法扇
 
三.教学之外,另有洞天

    除了教授中文课程,文化推广是我们另外的一个大头。在IUPUI,每周我们还会开设一个一小时的“中国文化角”,讲座的内容是学生感兴趣的,希望了解的中国文化的方方面面,如中国服饰,茶文化,政治体系,特区经济等等。主要由我们孔院的老师负责讲解,同时我们也力争多为学生们邀请改方面的中国专家来给他们展示学术研究成果的最新成果。
    此外,我们还和当地政府,各种社团密合合作,举办各种推广中国文化,孔子学院的活动。如当地电视台为儿童举办的年度儿童节,我们总是里面各种摊位中活跃的一员,院长也亲自助阵,教小朋友们踢毽子,而我则在一旁免费给家长,孩子们用毛笔写姓名,当天人们在那排起了长队,直至我们写完了准备的4,500张纸,热情的人们还围着我们的摊位迟迟不肯离去。
 
我们与印地安纳波利斯市长在2010年印地中国节合影

    新年我们到老人院慰问,向美国老人宣传京剧,剪纸;春节,我们活跃在华人春节表扬现场,孔院师生共同为印地华人献才艺;一年间,我们在城市图书馆,学校图书馆,印地汉语教师年会举办了三次大型汉办赠书书展,向汉语老师,中文学习者宣传,展示最新的中文教材;我们和芝加哥领事馆合作,开展了两次大型中国春节展览,其中一次更是印地安纳州州政府首次在州府大楼举办与中国文化的展览,该州副州长等政要皆如数出席;4月,我们举办了印州最大规模的中文语言竞赛,参赛者从小学生到在读大学生,共400余人??细数下来,一年我们参与组织和策划的大型文化活动,竟达30多个;更不论为了这些准备这些活动而开展的无数会议,进行的各种准备工作了。
 
我们与芝加哥总领事杨国强在印地安纳州州府大楼合影
 
    总之,我们是尽可能地抓住一切机会,向印州人民展示印地孔院,中国语言和文化的风采。所以只要是和文化有关的活动,总能看到孔院工作人员忙碌的身影。
    同时凭借着精通中英文双语的优势,我们还可以帮助当地政府,相关机构,公司翻译文件或者提供口译服务。这些虽然不是我们的主要任务,但在确保教学质量,文化推广力度质量的前提下,这也是另一条宣传孔子学院的有效途径。如浙江省省长率领浙江省几个重要部门领导来访姐妹州印地安纳州时,我和孔院另一老师就被邀请作为美方翻译一同接待代表团。在提供翻译的同时,我们也适时向印州州长丹尼尔,浙江省省长吕善祖等介绍了我院办学,文化推广等的基本情况,促进了双方的沟通,也增进了他们对印地孔院的了解。

四.别离之际,收获颇丰

    回顾一年美国生活,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总结,就是“无憾”。
    利用课余时间走过了美国的二十余州,爬过高山,走过平原,在黄石公园领略造物者的神奇,在纽约时代广场和100万人一起迎接2011,在风城芝加哥逆风行走,在奥兰多迪士尼王国体验圣诞,在迈阿密海滩重演《迈阿密风云》,在波士顿感受世界顶尖名校,在基韦斯特回味海明威,在华盛顿,费城,总统山下学习美国历史,在肯塔基州怀念林肯,在俄亥俄州世界最高过山车上尖叫,在圣路易斯拱门国家公园顶端一览城市风光,在丹佛红岩剧场观看演出,在美国第二大金融城市夏洛特寻找美国银行总部,在尼亚佳拉大瀑布远眺加拿大......
    旅游带给我们很多美好的记忆片段。
    迷路,问路,找路。
    大笑,微笑,鬼脸。
    疲惫,欣喜,兴奋。
    赞叹,尖叫,颤栗。
    旅行,让我们看得更多,走得更远,想得更高。也从一个中国人的视角,更好地了解了“美国文化”;和学生的交流,也更近了一步。聊聊中国,再谈谈美国,“文化交流”这个大词,不再显得飘渺和虚无。
 
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大沼泽国家公园

    在美国,有称我们为中国女儿的美国双亲,有在回国以后还给我发热情洋溢的邮件的美国朋友,有换老师会很伤心的学生,第一次作为伴娘见证了一个汉语老师与她的美国先生的婚礼。感受着亲情,友情,师生情,见证了爱情??让这一年显得更有血有肉,充满了人情味,也更值得回味了。
    每个年轻人每年都在成长。
    但美国的一年,让我更快速地成长了起来。
    感谢汉办,感谢中山大学,感谢印地孔子学院,给了我如此多彩的一年,也给了我继续在对外汉语教学领域继续前行的信心。这浓墨重彩的一笔,将永不退色,成为青春时的那笔鲜亮的色彩。(作者邮箱:sunshaqi@homail.com